电价调控当尽早由市场接棒

2019-07-17 15:03:49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我国等资源品价格长时间在均衡价位下方徘徊,相当于对高耗能大户构成隐性补贴,这其实不利于节能减排事业的推动,电力定价体系需要得到厘清。

  时至年底,煤电谈判又到关键期。据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电煤价格完全市场化的办法,而中电联在近日发布的报告中也提出,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化改革的重要内容。

  多年来,电力体系在 市场煤、计划电 制度下问题频出,而管理部门出于通胀等因素考量迟迟未能下决心完全放手市场调节,亟待突围。需要提及的是,当下消费品价格指数增幅明显放缓、煤炭市场整体疲弱,为国内电力体系完全走向市场化打开了时间窗口,相关改革举措值得各界期待。

  我国在2005年就曾宣布实施煤电价格联动政策,但管理部门顾虑到社会通货膨胀压力而一直未能真正成行。尔后,煤炭市场价格一路走高,电企运营成本高企,发改委为减缓发电企业困局而于2008年7月将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5分钱,并对煤价采取了临时性价格干预。今年7月,阶梯电价在全国全面试行,电力用户的本钱随之上升。

  从近年来电价改革的轨迹中不难看出,管理部门为平衡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双方利益而纠结不已,不得不通过小幅上调电价来暂时抚慰电企,同时尽量减少电价调剂对民生的冲击。但即使如此,行政力量仍没法阻挠电企因本钱价格倒挂而制造 伪电荒 、乃至私下倒卖重点合同煤赚取差价现象的一再产生,而电价上涨也引发了一些民意反弹,相关政策绩效并不尽如人意。

  问题在于,我国电力等资源品价格长期在均衡价位下方徘徊,相当于对高耗能大户构成隐性补贴,这其实不利于节能减排事业的推动,电力定价体系需要得到厘清。

  今年9月份,CPI同比涨幅仅为1.9%,消费品价格指数重回 1时代 意味着通胀压力骤减;与此同时,受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地缘政治等多重因素影响,全球煤炭价格呈下跌态势,国内煤炭库存总量在高位徘徊,重点合同煤与市场煤之间的价差收窄。这些因素为电价改革提供了难得的机遇,电力价格彻底市场化曙光乍现。

  事实上,电力体系改革的关键就在于,行政部门回归运作秩序监管职责,放手市场竞争贯穿全部细分链条。这其中除强调实行煤电联动之外,还需要在电力体系内部实现全面竞争。其实,电价公道上调并不会引发公众反感情绪,但企业坐享高额厚利的现实,却难免让人联想到以全民之力为垄断电企买单。自2002年 电分离 改革以来,电企业通过从发电企业处低价购电、再高价卖给消费者轻松斩获稳定的巨额差价收益,而将市场经营风险全部转嫁给了发电企业。

  雖然在外界看來,只要電力體系存在高壟斷盈利,就不應讓終端用戶為煤炭成本上漲買單,但一個現實問題是,如今電企業已成為獨立的法人實體,以行政措施要求其向發電企業轉移利潤可行性不大。恰因此,適時理順電力市場內部電企與電間經濟利益也是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包括競價上、輸配分開等打破壟斷的舉措需盡早落實。

滴滴投资的打车应用Taxify进入伦敦
滴滴调整组织架构后在上海推出豪华车服务
滴滴调整快捷出行事业群架构将深化对商业内核研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