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泉山庄“毕业”

2020-03-27 11:39:27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未读文而先读《写在〈梦之旅〉前的话》——赵尧先生的一番推介打破了我多年来为人作序撰评时的阅读习惯。这不仅因为他那些质实而又词朴,诚挚而又热情的话语在我的面前勾勒出一位名叫唐素梅的女作家灵秀而又多思的形象,更因为我试图通过走进她的文学足痕去解读一个从叶尔羌河畔走到这座城市怀抱的女性的艺术世界。在过去如水的日子里,不断有朋友向我提出,你周年累月地为别人撰写序评,累不累?其实,这完全是一种心灵感知;一种“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情感撞击,一种“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让你思绪飞扬,让你 燃烧,顿然地就有了要走笔赋墨的冲动和欲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分享。现在,当窗外的雪花一片一片地飘飞到我的案头的时候,展读唐素梅这些细腻而又婉丽的文字,我就沉浸在这样的审美愉悦里。
毫无疑问,唐素梅是追着网络文学的绿色浪潮走进五彩缤纷的文学画廊的。这是一帘伴随着童年浪漫,交织着青春惆怅,蜿蜒着生命波澜的幽梦,悠长而繁漪地缠绕着她的心灵。如果说,命运的磨砺让作家在漫长的岁月里将一场场的人生苦乐,一缕缕的情感欢郁,一次次的命运沉浮,捡拾进文学的行囊,那么,当色彩斑斓的网络世界风雨滂沱地改变了传统的文学生态,使得每一个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命个体都获得了放飞情思的话语权的时候,她志思蓄情的积累,就如涌流喷泉般不可遏止地飞出胸臆,缀结成一篇篇饱含生命体验的长歌短吟,这真有点“鹤鸣之九皐,声闻于天”的气势。
但我发现,在写什么,怎么写这个几乎每一个作家都面临的现实课题面前,唐素梅的选择是清醒而又成熟的。她显然不愿意重复传统散文文体言说的窠臼,也无意追逐时下某些网络作家一味地膨胀个体感觉,热衷于灵魂独白的“个人化写作”时尚。准确地说,他是在寻求一条将传统和前卫融合,从而赋予散文以崭新结构和语境的审美表达方式。《我的单车岁月》,就题材而言,似乎并没有走出忆旧的范畴,然而,要紧的是视角。那个特殊的年代,那憧憬与现实的落差,温馨与春愁的冲突、精神放飞与生存艰难的矛盾,都被一种情结所穿缀,“单车”成为一种意象,构建起作者诠释生命旋律的话语,在这里,叙事被如丝如缕的细节铺展为一条情感的河流,而岁月淘滤所积淀的是思想的晶体:“走过的无怨无悔,几番牵挂,几番挣扎,眼泪都已蒸发”,留在身后足痕雨迹里的是“这世界如此辽阔,我只是匆匆过客,希望这一生你能记得,我曾为你走过”的淡然和宁静。这种客观描写与主题俯瞰的链接,显然不是传统的叙事和抒情所能概括得了的,也不是涂上了时尚油彩的“前卫”和“现代”所能够给予框定的,它是一种新的结构意识,一种打上了东方文化审美烙印的创新。既有着开放的潇洒,也有着民族的气息。
如果说,《我的单车岁月》带给读者的还只是一种原初的冲击,那么,当你随着作者的思绪走进《驼在心中的背》,徜徉在《唱给妈妈的歌》、《今夜,我又想起了父母》、《家有儿女》系列这些如醇如醴,如诗如歌的篇章时,就会欣喜地发现作者怎样地用灵魂的基线,编结生活的珍珠,从而呈现给读者崭新的文本;是怎样地用文化的情怀,滋润血缘和亲情这些古老而又恒久的情感韧带;是怎样地用一种现在时的姿态蒸腾过往的既在,是怎样地穿越岁月的细枝末节去探寻生命走过而又生生不息的密码。显然,如山一样的父爱,如水一样的母爱,在作者艺术的视域内,都不过是文化烙在代际传承流程中的印记。而惟有这种印记,才是一个家族绵延不绝的根魂。它究竟是什么呢?在唐素梅笔下,它是“两个世界合二为一,才有了生命轮回”的“顿悟”,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去,我们能够拥有的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生命过程,或长或短,或顺利或曲折”的明澈,是“让不爱成为往事,让爱互传,传出银铃浅笑,传出舒心朗笑”的豁然,是“从生地出发,经过努力拼搏努力,奋斗,才回到起点”的心灵皈依。由此我想到,前些日子,有朋友有过少写亲情散文的议论。这话不能说没有道理,然而,唐素梅的作品告诉我们,问题并不在于亲情要不要写,而在于怎么写,用什么样的审美视角来写,以怎样的结构和话语传递什么和带给读者什么。唐素梅用自己的笔墨纵横触及了散文思维创新这个涉及到文学基本理论的命题,这恰恰是她的作品打动我的地方。
结构意识不仅决定着作家写作的姿态,也决定着作品的美学高度。现在,很少有人否认生活与艺术的“源”、“流”关系。然而,走进生活是一回事,反映生活是另一回事。如果把文学等同于生活的原生态,那么,艺术也就不成其为艺术。从审美出发,从生活的“诗意”切入,从艺术的“移情”深入,是唐素梅散文作品的又一个显著特点。《生之幻》系列是这种追求的重要标识。对于人自身欲望与自由、存在与尊严的观览,对爱与被爱、幸福与寂寞的切肤感悟;对为人父母的滋味咀嚼,构成了作家丰富而又广角的“诗意栖居”。尽管作者用了“幻化”这个非常具有美学特征的概念去憧憬和设定人的多姿多彩的生命状态,然而,每一条根须都深深地伸向生活的深处。只不过那些日子的碎片,旅途的风尘,情感的细浪被联想的翅膀带着,走出了原生态的质朴而升腾到心灵的辽阔空间,内化为一种精神的徜徉。而激荡在其间的诸如“在现实生活中,彻底的自由,生活的欲望和个人尊严的充分满足……虽然不可能如愿以偿,但却揭示了人性的根本要求”;诸如“摆脱各种思想的束缚,让自己安静地闭上眼,幻化自己心中理想的爱人,将思想放飞天涯”;诸如“父母是弓,子女是箭,箭手瞄向无穷远的目标,任那神射手将你的曲度拉满,那是一种真正的愉悦”等精彩纷呈的句子,读来流光溢彩,珠玑灿辉。诚如余光中先生所说:“中国的文字不仅具有形体的架构,声音韵律之美,而且其本身所呈现的色彩明暗、质地软硬等也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应当说,唐素梅是深谙其中三昧的。
《梦之旅》还收入了作者的不少游记散文,也都写得很有文化视角、文化意蕴和文化品位,读来有“飞瀑正拖千丈嶂雨,斜阳先放一峰晴”的美感。至于她的诗词作品,限于篇幅,我就不一一评述了。
结构意识不仅仅见证着作家的审美灵性,也见证着作家驾驭作品的自由状态。如果说还有打磨的空间,那就是有些作品张弛、收放还不够游刃有余。情潮奔涌,一泄而出,收拢就显得不那么从容自如了。当然,老辣需要一个过程。然而,春水一泓绿如蓝,正是扬帆远航日。相信划着文学竹篙,从生活渡口出发的唐素梅,前方一定是柳暗花明、丽日娇娇的繁花芳草。(共2680字)

2011年1月18日于咸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共 26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作家怎么写,确实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唐素梅的选择是清醒而又成熟的。她显然不愿意重复传统散文文体言说的窠臼,也无意追逐时下某些网络作家一味地膨胀个体感觉,热衷于灵魂独白的“个人化写作”时尚。准确地说,他是在寻求一条将传统和前卫融合,从而赋予散文以崭新结构和语境的审美表达方式。杨老师对唐素梅的散文分析入木三分。发现作者怎样地用灵魂的基线,编结生活的珍珠,从而呈现给读者崭新的文本;是怎样地用文化的情怀,滋润血缘和亲情这些古老而又恒久的情感韧带;是怎样地用一种现在时的姿态蒸腾过往的既在,是怎样地穿越岁月的细枝末节去探寻生命走过而又生生不息的密码。显然,如山一样的父爱,如水一样的母爱,在作者艺术的视域内,都不过是文化烙在代际传承流程中的印记。而惟有这种印记,才是一个家族绵延不绝的根魂。能把一个作家的个体生命本质显示出来,这是作品赏析的境界。问好。【编辑:兰陵美酒】
1 楼 文友: 2012-05-09 18:21:1 一个作家怎么写,确实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唐素梅的选择是清醒而又成熟的。她显然不愿意重复传统散文文体言说的窠臼,也无意追逐时下某些网络作家一味地膨胀个体感觉,热衷于灵魂独白的 个人化写作 时尚。准确地说,他是在寻求一条将传统和前卫融合,从而赋予散文以崭新结构和语境的审美表达方式。杨老师对唐素梅的散文分析入木三分。发现作者怎样地用灵魂的基线,编结生活的珍珠,从而呈现给读者崭新的文本;是怎样地用文化的情怀,滋润血缘和亲情这些古老而又恒久的情感韧带;是怎样地用一种现在时的姿态蒸腾过往的既在,是怎样地穿越岁月的细枝末节去探寻生命走过而又生生不息的密码。显然,如山一样的父爱,如水一样的母爱,在作者艺术的视域内,都不过是文化烙在代际传承流程中的印记。而惟有这种印记,才是一个家族绵延不绝的根魂。能把一个作家的个体生命本质显示出来,这是作品赏析的境界。 陕西作协会员,生于六八年,左腿因骨髓炎致残,双耳失聪,已经发表作品一百多篇,代表作为长篇小说《生命的微笑》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的药
儿童患呼吸道感染
勃起功能障碍能治好吗
月经不正常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