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十二五风电主治并消化不良

2018-11-05 09:32:31

“十二五”风电主治并“消化不良”

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风电装机总量达到4182.7万千瓦,较2009年同比大增62%,首次超越美国(截至2010年底,美国风电总装机容量多达4000万千瓦),从而正式成为风电装机世界大国。1月12日,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在庆祝中国风电装机跃居世界发布会上宣布。据介绍,中国跻身风电装机全球已成事实。

中国风电装机在十一五期间,集聚出了中国风电产业发展的规模效应,但十二五伊始,越来越多的业界人士呼吁在追求装机数字增长之外,更应注重风电未来发展的质量。这种呼声逐渐得到政策制定方的回应。在1月12日举行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回顾与展望2011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就表示,通过近几年国家大力支持风电产业发展,风电技术和设备制造,以及相关的经济性问题相继解决,未来五年的首要任务是抓紧研究风电并的电力市场消纳问题,着力破除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上瓶颈。

质量并重成发展基调

在风电装机大跃进的背景下,强调注重发展质量无疑为中国风电产业良性发展之路注入了一缕春风。事实上,在1月6日举行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张国宝在谈到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思路时,就多次提到并装机、发电量等字眼,这显然超越了可再生能源十一五规划中单提装机数字的局限。

梁志鹏表示,电建设严重滞后于风电装机速度这一客观事实,越来越要求业界思考在电力市场制约下,电未来五年到底能消纳多少风电上这一现实问题。

按照国家电此前出具的研究报告,到2015年,电覆盖范围内可吸纳风电上的规模达1亿千瓦,到2020年可达1.5亿千瓦。在国家能源局十二五规划思路中,也提出到2015年底,风电装机规模要达到9000万到1亿千瓦。梁志鹏表示,9000万千瓦锁定的目标就是并装机容量。有业内人士对此分析认为,这显然是政策制定方从发展质量角度考量,为避免届时出现风电并消化不良现象,对装机规模提出的理性定位,如果单纯按照目前年均增长翻番的速度发展,2015年的装机容量将飙升至1.5亿千瓦。

电力输送已开始布局

但也有专家指出,1亿千瓦的电消纳能力只是从技术可行性上提出的目标,具体执行则可能由于受电体制和市场消纳机制滞后的制约而充满不确定性。对此,李俊峰对《中国能源报》表示,这就需要国家在风电建设和电规划的基础上,尽早明确跨区风电输送的电力市场,制定相应的输电规划。就目前来说,首要做好的应该是核准蒙东蒙西、甘肃酒泉、新疆哈密等国家规划的大型风电基地的更大范围内的风电外送通道建设规划。他表示,目前蒙东蒙西的风电远只输到河北、北京,甘肃酒泉的风电只是往兰州、西安一带输送,市场消纳规模还十分有限。按照国家能源局2011年的工作计划,今年将开建包括甘肃酒泉二期500万千瓦,新疆哈密200万千瓦、内蒙古开鲁200万千瓦等一批新项目,装机规模的扩大将会对几大基地的风电外送计划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

为避免可能出现的消化不良问题,2011年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已开始提出制定风电输送规划的思路。从国家能源局获悉,目前政策上的基本考虑是:河北和蒙西风电基地近期主要送入华北电,2020年前后需要山东电接纳部分电力和电量。蒙东风电基地近期送入东北和华北电。甘肃酒泉风电基地和新疆哈密基地近期送入西北,远期送入华中。

然而,在强调提高风电跨区域消纳规模之外,在能源十二五规划思路中,重视风电就地转化利用,拓展风电就地消纳途径也被多次提及。梁志鹏表示,按照相关各方所做的研究认为,在一个大区域范围内,每1000万千瓦的风电装机如能保证所发电量的70%外送,就基本可满足市场消纳容量的需求。有业内专家据此分析认为,剩下的30%就属于就地消纳范畴,而不会被纳入外送计划。在就地消纳问题上,梁志鹏指出,目前相关研究得出的共识是,在电负荷的低谷期,为保证风电机组能够满负荷运转,可以尝试引入如从事电解铝、煤化工、农业抽水灌溉的企业充分利用这部分低谷电,并在供电价格上给予适当优惠。

梁志鹏透露,国家能源局组织各地区以及相关企业、行业研究机构开展的有关风电并消纳的市场机制研究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启动,着力从技术和政策层面探索风电上的市场机制,不久后将出系统成果,并成为未来解决风电上的政策依据。

电价调整诉求凸显

在解决风电并问题上,去年7月开始实施的《可再生能源法(修订案)》以及落实此法案所制定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管理办法》也被认为是一大利器。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一文件的出台目前并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在增加风力发电指标问题上,发电企业似乎普遍动力不足。

国电龙源电力集团总工程师杨校生表示,在风电并问题上,除去技术和国家政策因素的制约之外,在地方所遇到的人为因素的阻碍更甚。他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在审批项目上的随意性和排外性,使得如龙源集团这样具备资质的风电开发商经常遭遇地方企业的恶性竞争,以及地方电在并问题上的不配合,从而加大了风力发电企业发电的成本和并难度。

在进一步提高发电企业提高风力发电指标问题上,杨校生建议,在目前按四类资源区确定风电上电价的基础上,进一步调整风电上电价。

对此,权威风电专家施鹏飞在接受《中国能源报》采访时表示,由于风电并难和弃风所导致的风电实际开发效益的减低,以及新的增值税制度致使地方从风能资源开发中所获收益减少,从而变相增加风电开发成本等因素,使得当前风电的政策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因此,施鹏飞表示,未来有必要根据风电的实际发展形势,制定相应合理的电价,继续保持稳定的市场需求,并建立起有效的成本价格的利益分摊机制。

旺旺棋牌
潜水排污泵
广州伊尔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