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旌旗 第七十九章

2019-10-12 23:58:53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邪神旌旗 第七十九章

幽暗的洞穴之中,只有火山口一带是明亮的。

炽热的岩浆散发出暗红的光芒和无穷的热量,映照着两个强大生灵的战斗。

砰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连成了一片。一个个魔法飞弹轰在巨龙的身上,先是把一层犹如钢铁一般颜色的防护法术砸得失去光芒,烟消云散,紧接着就把红龙那如同红色砂岩一般粗糙,却远比钢铁更加坚硬的龙鳞撞得乒乓作响。

魔法飞弹对于恶龙尤瑟斯克雷德来说称不上是什么有威胁的法术,它坚硬的鳞片足以抵挡。但铺天盖地的飞弹风暴却让它没办法张开嘴巴施法,就连眼睛也必须闭上,以免被打伤柔弱的眼球。

作为强大施法者的它当然可以使用不用念咒的方式来施展法术,可这种被单方面压着打的情况,却深深地激怒了它,让它怒火上涌。而双方之前的法术交锋,也让它判断出了对手的实力——毫无疑问,那只奇怪的巨大水母也是个极为厉害的施法者。

既然如此,那就改变思路

。看这水母的模样,应该不是很擅长肉搏,那么干脆凭借巨龙强大的肉搏能力,用战士的手段来将其击杀!

粗大的龙尾猛地甩动,带起一蓬岩浆的浪花,转眼间就越过了数十米的距离,一路上不知道击溃了多少魔法飞弹,抽到了隋雄的面前。

迎接它的,是十几条比它细得多的触手。

对于恶龙可能使用肉搏的手段,隋雄早有准备。十几条触手的力量叠加起来,远比龙尾更强。

猛烈的冲击波在空中绽放,两个强大得超乎想象的生灵以蕴含着无穷魔力的身躯硬碰硬,结果却是体格较小的那一方占了上风,巨龙那条仿佛连一座山峰都能抽断的尾巴被狠狠地打了回去。

直到这时,龙尾破空的爆鸣才响了起来,紧接着是龙尾和触手碰撞的声音,两个声音汇在一起,犹如排山倒海一般。

而这时候,赤红的巨龙已经飞了起来,冲到了隋雄的面前。

尤瑟斯克雷德并不喜欢肉搏,作为一个强大的施法者,它热衷于用法术——或者说智慧——来击倒敌人,而不是像一个粗鄙的蛮子一样使用利爪和牙齿。

但这绝不意味着它不善战!

相反,对于绝大多数巨龙来说,搏斗都是远比法术更加强大的手段。

它们速度极快,力量极大,寻常法师念一句咒语的工夫,就足够它们发动至少五六次进攻,每一次的攻击都足以将敌人致于死地。

更不要说,凭借着凡人望尘莫及的精神力,它们能够在激战的同时施展法术,获得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效果。

但这次,恶龙遇到了全方面克制它的对手。

力量,隋雄比它更强;速度,隋雄比它更快;精神力的强韧,隋雄远在它之上;至于战斗中施法,隋雄也同样比它用得更加流畅。

爆鸣声和轰响声不绝于耳,魔法的光华也此起彼落,双方打得难分难解,乍看上去不分高低。

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恶龙的心中却渐渐有些担忧。

战况暂时还只是胶着,难分胜负,可尤瑟斯克雷德知道,自己已经落在了下风,而且不是某个方面落在下风,是所有的方面全都被压制了。

“该死!这莫非是哪个神祇坐下的神使吗?比之前遇到的神使可强多了!莫非……这根本就是某个不要脸的神祇,分身降临尘世了?”

它一边战斗,一边谨慎思考着。

隋雄的强大远远超乎它的预料,如此强者必定来历非凡。尤瑟斯克雷德自己已经是“传奇生物”的顶峰,甚至于就算面对给那些隐居的半神们,它也有自信能够在某一方面占到优势,不至于被这样全方面压制。

那么,答案就可想而知了。

恶龙熔岩一般的眼珠转动了一下,很快做出了决定。

无论对手是神使还是神祇的分身,都不可能在尘世之中呆上很久。只要自己暂且撤退,用不了多久,它就必须返回神国。

到时候,自己就又可以逍遥自在了!

想到这里,它不再犹豫,暗暗念诵起了冗长的咒语。

那是它所掌握的几个传奇法术之一,虽然不像之前那个三连环的传奇法术“幽冥凋亡”那样威力强大,可就效果来说,却也丝毫不弱。

一边和强敌搏斗,一边准备传奇法术,是一件简直超乎想象的事情,然而它做得到——花费了无数时间精力专门练习之后,它能够在激战的同时,将那个用来逃生的法术准备妥当。

那是它真正的底牌。

片刻之后,随着一声蕴含多个复杂词句的咒文口令,赤红的光芒猛然腾起,将尤瑟斯克雷德的身体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与此同时,它周围的空间剧烈震荡起来,不仅将隋雄之前施展的空间封锁完全破坏,更将隋雄也逼退了一大段距离。

这就是“残暴的焚烧者”之所以能够屡屡逃脱强者追杀的关键所在,传奇法术“破空传送”。

这法术能够制造空间震荡,不仅能够逼迫敌人后退,更能击破诸如次元锚之类法术的空间封锁。尤其是当它传送的时候,能够破除各种追踪法术,让敌人根本不可能通过气息或者空间波动之类的方法追踪到它的去向。

至于预言法术……它当然另有防备。

眼看着空间震荡越来越强烈,传送即将开始,恶龙不禁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比我强大又怎么样?还不是让我给跑了!”

然而这次,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了它的预料。

面对着危险的空间震荡,那大号水母竟然冲了过来!

剧烈的空间震荡具有几乎无可抵挡的破坏力,仅仅一瞬间,巨大水母的身体就被摧毁了至少三分之一。

“笨蛋!笨蛋!你这是自己找死!”恶龙心中大叫,但更多的却是无名的恐慌。

它知道,对手不会做无用功!

巨大水母的身体几乎完全毁在了空间震荡之中,可终,还是有一截触手伸到了恶龙的面前。

在恶龙惊疑不定的目光中,一个犹如人手的虚影从那一截触手上伸了出来,一把攥住了它!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在精灵的记忆里面,目睹了恶龙的罪行之后,隋雄早已下定决心要让这恶棍毙命于此。别说是空间震荡,就算是恶龙之神亲自降临,也别想阻止他!

隋雄是个很少会下定决心去做什么的人,但如果他下定了决心,就一定会坚持到底!

诚然,空间震荡的威力就算是他也无法抵挡。但对他来说,肉身损毁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这个能够施法能够飞行的强大的浮游水母,其实只是他用来保护灵魂的盔甲罢了。

哪怕只是一小段身体,也已经足够了。

只要能够保护他的灵魂来到恶龙的面前,那就一切都结束了。

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他从没见过能够挡得住他灵魂攻击的对手。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隋雄的灵魂之手轻松地突破了恶龙的身躯,抓住了它的灵魂。感觉到死亡危险的尤瑟斯克雷德慌忙挣扎,身上腾起了无数的魔法光芒。这一瞬间,它已经顾不得会有什么后果,也顾不得会付出什么代价了。

但一切全都是无用功,还没等它施展出哪怕一个法术,它的灵魂就已经被隋雄抽出了身体,于是魔法的光华立刻熄灭,熔岩般的巨大眼睛也失去了光泽。原本眼看就要发动的传送法术中止了,巨龙那浮在空中的的硕大身躯完全失去了力量,颓然地落到了岩浆里面,溅起炽热的浪花。

这条横行天下多年的恶龙,终于就这么死了。

以本身战斗力而言,尤瑟斯克雷德足以在被限制了端战力的主位面横行无忌。即使面对着隋雄,它也只是落在下风,距离败亡为时尚早。

然而在隋雄的灵魂攻击面前,它和海里的小鱼并没有多大分别,一瞬间就送了命。

它身上佩戴着可以提供灵魂防御的宝物,威力其实还不弱。可在隋雄面前,那件珍贵的宝物并没有能够发挥效力——或者它的确奏效了,但效果并不足以挽救恶龙的生命。

它也试图在生命的时刻将自己的身躯引爆,把庞大身躯蕴含的所有魔力和生命力都转化为纯粹的破坏力,和敌人同归于尽。但因为死亡来得太快太突然,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来得及。

所以,它死了,既没有能够逃走,也没有能够抵挡,更没有能够自爆。

窝窝囊囊,心不甘情不愿,却终于无可奈何地死掉了。

随着空间震荡消散,一股无形的魔力从仅剩半截触手的水母残骸上释放出来,那些已经被打烂了的水母残躯四面八方飞了回来,重新汇聚在一起。

一阵蠕动之后,它们重新融合成了绿色的水母,静静地浮在赤红的巨龙尸骸上方,冰冷而快意地笑着。

在它的触手中央,一团闪烁的红光正在努力挣扎,却怎么也无法逃脱。

这就是恶龙尤瑟斯克雷德的灵魂,原本它也布置了一些针对灵魂的防御手段,但这所有的手段,在隋雄的灵魂攻击面前都没有能够奏效,到死得稀里糊涂。

隋雄并没有按照当初的习惯,把巨龙的灵魂给吞噬掉。而是用灵魂力量制造了一个囚笼,将它的灵魂囚禁在了自己的体内。然后往这囚笼里面放入了寒冰魔力凝成的火焰,给它上了一道冰火大餐。

不等尤瑟斯克雷德承受不住求饶,他就把囚笼完全封上,将巨龙灵魂的咆哮和哀鸣都封在了里面。

据隋雄所知,这恶棍至少两百多年前就开始做坏事了,那么少两百年内,他不打算打开这个囚笼。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已到,现在就报。

莱芜白癜病医院
吴忠治疗睾丸炎医院
东莞男科
莱芜白癜风
吴忠治疗龟头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