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78央企退房磨洋工清退令陷困境

2018-12-03 16:37:05

78央企退房“磨洋工”“清退令”陷困境

本报 董映颉 北京报道

11月29日,中国核工业集团旗下中核置业在天津产权交易所挂牌,以1.14亿元人民币转让福清中核置业100%股权及债权,截至今年8月31日,该被转让公司已经净亏26.03万元,据悉,这种转让亏损地产项目的现象在国资委发出非主业央企“清退令”后,普遍存在。

虽然“清退令”自今年3月18日下发已经过去了8个多月,但因为国资委当初没有严令操作时间表,所以一些被勒令“清退”的央企仍迟迟不愿放弃盈利的地产业务,这让曾引发市场大讨论的“清退令”正陷入困境。

“没有严令,可以慢慢来”

时隔8个月后,《华夏时报》又见到了“清退令”出台时采访过的一位机械贸易央企党委李副书记。当时国资委要求央企在“清退令”颁布的15个工作日内上交各企业的退出计划,李副书记为此着实伤了不少脑筋。但这一次,让李副书记伤脑筋的问题显然已经转移了。

“近几次国资委开会倒没怎么提‘清退’的事了,因为各家有各家的难处,情况不一样,也没法一刀切。”李副书记告诉,“现在主要考虑的还是防范经营风险,稳定集团收益。退出的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严令说到什么时候必须退出,所以可以慢慢来。”

而事实上,各央企集团似乎也与上述央企“慢慢来”的做法异曲同工。根据国资委发布的数据,位列清退名单的78家央企,旗下共有房地产子公司227家。但截至目前仅有23家企业挂牌转让,仅为总数的1/10。

按照国资委在3月底的公开说法,78家央企的退出方案已如期上报。也就是说,除了以上少数央企有实质性动作外,其他央企几乎并未实施各自上交的退出方案。

为此,本报询问了国资委处的一位工作人员,他也向表示,非主业央企退出房地产业务涉及的问题十分复杂多变,因此“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但是,中国房地产协会的一位专家却表示,国资委不给出具体的操作规范与明确的时间表,这其实本身就预留了很大的可操作空间,非主业央企何时退、如何退都变得可以“很随机”。

“78家非主业央企退出房地产业务,正在陷入一种困境。”一位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房地产资产的退出涉及资产分配、人员变动以及资产评估是否合理、国有资产是否流失等问题,“国资委其实是自己给自己出了个难题。现在房地产调控的视线已经转移到其他新政上,‘清退令’也就被搁置了。”

转让的都是亏损项目

而实际上,央企退出房地产业务缓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盈利”。据李副书记向透露,目前房地产业务经营比较好的非主业央企,其房地产公司带来的销售收入大概能达到12%—15%,的甚至接近20%。

而国资委发布的数据也证实了李副书记的说法。数据显示,位列清退名单的78家非主业央企共有房地产子公司227家,约占央企全部三级以上房地产公司数量的60%,资产总额占比15%,销售收入和利润占比为15%和7%。

“从目前来看,尽管处在房地产调控时期,但房地产业务仍然有利可图,对于优质资产央企肯定难以割舍。为了追求利润,央企仍然可以以合作开发等各种形式变相进入房地产领域。”上述中国房地产协会专家表示。

“目前挂牌转让的房地产子公司其实都是一些亏损项目,真正优质的房地产业务并没有被转让。”李副书记告诉。

据天津产权交易所的公告显示,11月29日中核集团挂牌交易的福清中核置业有限公司,今年3月才成立,但截至8月31日,公司已经净亏26.03万元。另外,此前中石化1元转让珠海市华瑞物业建设有限公司50%的股权,而评估的华瑞净资产为-513.37万元。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78家央企之一的中国铝业集团,之前上报给国资委的清退地产资产名单中,只有中铝置业一家二级子公司。但事实上,截至2008年底,中国铝业集团共有9家主业为房地产的二三级子公司,并未都列入清退地产资产的名单。

而据多家媒体综合调查,目前78家央企旗下的房地产子公司中,大多数都开始以三线城市为目标,深入三线城市调研,与当地政府部门协商绕开政策拿地,并通过建设一部分保障房继续参与房地产业务。

接手“兄弟”企业项目太棘手

作为卖方的不愿卖,这已经让非主业央企的“退出任务”困难重重,而作为买方的也不愿买,这则让国资委的“清退令”显得更为尴尬。

根据统计,在挂牌的23家企业中,成功转让的也仅有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北京金中都置业公司项目、中石油北京都市圣景地产项目等寥寥几家,其余的项目都没人接盘。据中信证券房地产分析师丁勇文告诉,目前挂牌转让的大部分房地产资产,也属于相对来说“盈利不高”的资产,无人接盘也在意料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16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之前曾被认为是非主业央企退出业务“理想接盘者”,但在发力扩张的同时,并无接手迹象。

中国建筑11月25日公告称,获得武汉世茂嘉年华、泸州西南商贸城、无锡恒隆广场等10个项目,项目总金额为168.7亿元人民币。而不久前,中国建筑刚刚与北京市门头沟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门头沟注资500亿建设新城。

中建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目前中建主要发展城市区域运营体模式,主要目标是二线城市或区域,从区域规划、土地整理到房地产开发,与地方政府进行整体的战略合作。

“目前我们的战略目标很明确,其他央企退出的业务我们还是会关注,但是如果不是优质项目,我们很难腾出手来操作。”他向表示。

此外,保利地产、中国铁建、五矿集团、葛洲坝集团等央企也频频出现在土地招标的现场,动辄几十亿卷走招标的地块。但在谈到接手“兄弟”企业的房地产项目,不少央企的负责人却都觉得很棘手。

“很多项目股权不独立,小股东很多,接手之后很难搞清楚状况。”招商地产一位负责人曾向表示,“另外,还有的项目涉及拆迁麻烦、规划变更等问题,接手过来项目也无法开工。”

“‘清退令’其实还是因为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利益调整,所以至今进展缓慢。这还需要国资委拿出点实际行动,否则78家央企退出房地产只能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述中房协专家对此直言不讳。

真空上料机
复合岩棉板
武汉格力空调维修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