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圣天下 第四百七十七章 第五

2020-01-16 13:33:06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文圣天下 第四百七十七章 第五

夜渐渐深了,苏文安躺于木床之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便在此时,一阵不疾不徐的敲门声却悄然响起。

“笃笃……笃笃笃……”

苏文翻身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心绪,然后走到门前,叹道:“荣伯,您不用担心我……”

説着,苏文轻轻拉开了木门,却神色一愣。

因为门口站的并不是荣伯,而是一个眼带笑意的中年男子。

不等苏文开口询问,那男子便率先主动介绍道:“你好,我叫韦廷,初次见面,若有打扰之处,还望见谅。”

苏文抬眼看了看对方伸出的手掌,并没有握上去,而是笑着问道:“韦公子不远千里从辽国而来,不知道找我何事?”

韦廷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几分,赞道:“苏公子果然慧眼如炬,竟然一眼就看出我是辽国人。”

苏文笑了笑,没有答话,韦这个姓本来就是辽国的大姓,而且从对方的穿着服饰来看,也具有很强的辽域特征,只是……

见苏文并没有让自己进屋的意思,韦廷终于收回了手掌,@dǐng@diǎn@小@説,干笑着揉了揉鼻头,继续説道:“今日冒昧前来拜访苏公子,其实我只是想请教公子一个问题。”

“但説无妨。”苏文笑着diǎndiǎn头,然后将右手轻轻地搭在了剑柄之上。

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并没有逃过韦廷的眼睛,因为自进屋以来,他眼角的余光。便一直在盯着那把剑。

他知道,那是昔日神兵榜排名第四的。业火三灾。

而他的问题,也与此相关。

“敢问苏公子。这把剑,是何人相赠于你的?”

无疑,这个问题非常具有侵略性,或者説,非常的不友好,作为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开口便询问对方的佩剑从何而来,这是很没有规矩,很不合时宜的。

但韦廷偏偏就这么问了。眼中笑意依旧。

更奇怪的是,苏文竟然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更没有当场翻脸,而是笑着答道:“南方的朋友送的。”

听得此言,韦廷眼中骤然闪过一缕厉芒,随即他低下了头,饱含歉意地説道:“打扰了。”

説完,韦廷便后退半步,似要离去。

但在这半步之后。他的身形便猛地地顿住了。

因为苏文突然朝他迈了半步。

将两人的距离,恰到好处地保持在了三尺之间。

紧接着,苏文的声音漫不经心地自他耳边响起。

“敢为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苏文的个问题,不等韦廷作答。他便自顾自地继续説道:“説来也是不巧,如果是在两个月前,您告诉我您是一个辽国人。我丝毫不会起疑,毕竟那个时候我从未见过辽国人。”

“但可惜。在十国联考中,我见过不少来自辽国的考生。或许是因为地处西北,辽国人的皮肤显得非常的干燥,肤色黝黑、掌纹粗糙,而您虽然在穿着打扮上颇下了一番功夫,但本身的样貌却是没什么改变,尤其是您的手掌,非常的细滑。”

“这样的一双手,很适合用来抚琴、执棋,或者,握剑!”

闻言,韦廷手指轻轻一颤,但他仍旧低着头,一个字也没有説,或者説,他在等着苏文继续説下去。

“可是,自您出现在我面前以来,我却一直没有看到您的佩剑,藏剑于心,则必有图谋!”

话音落下,韦廷终于重新抬起了头,脸上笑意微寒,开口道:“我想苏公子误会了,你我不过刚刚认识,我又何来图谋呢?”

苏文diǎndiǎn头:“若説初次相识,倒也不错,不过,阁下一开始却是説错了。”

“哪里错了?”

“我们不是初次见面!”

屋外走廊上的空气骤然而凝,韦廷轻轻弓下了腰,如一头猎豹,死死地盯紧了苏文的眼睛。

对此,苏文并不为意,只是继续説道:“阁下或许不知道,我这个人别的优diǎn没多少,但记忆却是很好的,所以我记得,您在我走出阿房宫的那日,便在长街的人群中出现过,后来,我们到万福酒楼吃饭,您也坐在靠门的位置,所以我向问问,阁下一路跟着我们来到这里,到底意欲何为?”

一滴冷汗悄然自韦廷的眉角滑落,他突然有些后悔。

事到如今,他已经明白,自己今日贸然现身于此,果然是有些托大了,或者説,他终究还是看轻了苏文。

当初在苏文初出宫门的时候,他就应该动手,可惜,那时的苏文身边有沐夕,更有毕庆文,所以他错过了的机会。

当然,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终于看清楚了苏文腰间的那把长剑。

竟然是,业火三灾。

苏文有一diǎn説得很对,他的确是一个剑客,但他的腰间却并未悬挂佩剑,因为本来悬挂在那里的,是业火三灾。

如今落在苏文手中的那把业火三灾。

这也是他今日冒着被苏文识破的风险,也要现身而来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今夜的苏文是一个人,更因为在苏文的身上,携带着业火三灾。

可在听苏文説完此剑由来之后,他改变了主意,准备暂时退去,却不曾想,他已经退不了了。

念及于此,他突然笑了:“其实,苏公子也有一diǎn説错了。”

苏文挑了挑眉:“敢请教。”

“韦廷的确是我的本名,而且我也确实出生于辽国,只是后来我的老师带着我离开了家乡,从此以后,我便随了老师的姓,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

“重新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辛老五,因为在某个比较无聊的榜单上面,我排名第五。”

苏文也跟着笑了:“在很早的时候,我便听説过您的名字,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见到您的真身,那么,现在,您打算怎么办呢?”

是啊,怎么办呢?

刺客的优势,在于藏身于暗处,但今日韦廷却主动将自己暴露在了阳光下,那么,接下来,是拼着性命继续完成任务,还是想办法暂时退走再谋后事?

韦廷的选择有些出乎苏文的意料之外。

“这次的红赏我不要了,你可以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而且,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为了这次任务,韦廷前后所花费的时间长达近半年之久,竟然説放弃就放弃了!

而且,一个在杀手榜排名第五的刺客的人情,可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是,为什么?

苏文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但他却非常干脆地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能放您走,否则,从此以往,我哪里还敢睡觉、吃饭?”

韦廷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説道:“请苏公子相信专业,做我们这行,重要的,便是信誉!”

苏文笑了笑,还是摇头:“除非,您能告诉我,这次买我命的人是谁?”

这一次,韦廷的声音彻底沉了下来:“我説了,我是一个非常注重信誉的人。”

闻言,苏文的右手手掌突然从业火三灾的剑柄上离开,似有妥协之意,但在下一刻,韦廷的双瞳便骤然而凝。

因为一缕灼眼的圣光猛地自苏文掌中升起,其神圣不可侵犯之意,直压得韦廷喘不过气来!

随之而来的,是苏文一声浅浅的叹息。

“説实话,阁下只不过在杀手榜排名第五,在我的眼中,真的,算不了什么。”

説着,苏文将手中金塔高高扬起,嘴角掀起一丝凛然笑意。

“既然您不肯説,那么,便死。”

===============================

ps:感谢‘’100打赏,欠费貌似打赏好几天了,一直忘记感谢了。

感谢‘*墨fake*’588打赏,这个安慰真是及时啊!

再向大伙儿报告一下,莫语已经联系成都那边的联通客服了,説是在36小时之内给我答复,总感觉很坑爹的样子,不知道的处理结果到底如何,拭目以待。

这一章是继续在发的,今天大概就这么一章了,回去我多写一diǎn,明天会多更一些的。未完待续。。

大姚县人民医院
晋江市中医院
郴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治疗白癜风金华哪家医院好
潍坊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