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小年理性成为关键词

2019-11-10 21:40:40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拍卖小年:理性成为关键词

4月4日香港苏富比“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以2.0786亿港元天价落槌;5月12日,李可染山水巨制《韶山》在中国嘉德以1.24亿元成交;6月3日,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又在北京保利以2.9325亿元成交价刷新其个人纪录……

一连串耀眼天价的背后,却难掩艺术品市场颓势。

拍卖小年 “理性”成为关键词

此次苏富比春拍共举办了13个专场,上拍拍品3186件,成交2780件,总成交率87.26%,总成交价达24.66亿港元。这个数字虽超过拍卖前19亿港元的估价,但相较于3600件作品总成交价34.89亿港元的2011年春拍,还是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对此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解释,其原因在于前两年的市场“涨势太过疯狂”,今年应该是拍卖市场“调整的年份”。

5月28日开槌的香港佳士得春拍,也出现了缩减现象。在春拍的5天时间里,共收获3.517亿美元,同比2011年5.15亿美元的亚洲业绩,其下滑有目共睹。对此,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高逸龙表示,今年成绩稍逊的原因,不能归结于买家购买力下降,而是卖家为拍品设定的保底价过高所致。

5月21日,中国嘉德2012年春拍在北京收槌,中国书画、瓷器家具工艺品、中国油画及雕塑、古籍善本、钟表珠宝翡翠等专场总成交额达21.41亿元。虽然压轴拍品李可染的《韶山》以1.24亿元成交,但与去年53亿元的春拍成绩相比,成交额缩水一半以上。

去年齐白石《松柏高立图》、陈逸飞《山地风》、《两汉策要十二卷》和“明逾满月”跑兽镜分别以4.255亿元、8165万元、4830万元和897万元,创下近现代书画、中国油画、中国古籍和铜镜的拍卖世界纪录,今年这些纪录均没被打破。李可染《韶山》虽拍出1.242亿元天价,但一位书画市场评论家表示,这件作品若在市场行情好时出现,成交价2亿多甚至3亿元不成问题。

仅从佳士得只有26件作品上拍的“大观中国书画真品之夜”专场,就可看出市场观望情绪的加剧。尽管拍卖会人气依然很旺,但不少高价位拍品的价格上涨空间却有限。一位藏家表示,“今年买家更理性,面对精品不仅不会蜂拥而上,盲目抬高价格,反而会请专家来掌掌眼,自己再认真掂量掂量。”

大拍卖公司如此,小公司也不例外,未来四方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刘燕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表示,“虽然今年春拍成绩相对预期来说还不错,但与去年相比仍有一定程度的减少。但她表示,这种现象虽和大的经济环境有一定关系,总的来说还是市场自我调节所致。”

估价太高 “大家”流拍严重

李可染、齐白石、张大千等大家作品,在前两年的艺术品市场是炙手可热的拍品,而今年春拍也遭遇了流拍的尴尬。

在中国嘉德,此前被寄予厚望的几件重品都流拍了。李可染的《苍岩白练图》以900万元起拍,叫价到980万元后无人加价,终流拍;张大千、谢稚柳、吴湖帆合作的《红树室图》估价1000万至1500万元,也遭流拍;徐悲鸿的《花人独立》以1600万元起拍,叫价1900万元无人响应,也流拍了;恽寿平的《载鹤图》起拍价8800万元,因无人接盘流拍,成为“本季春拍冷门”。古代书画部分,文征明的《自书七言律诗》、陈淳的《水仙图》也遭流拍,而这几件作品都着录于《石渠宝笈》,这在往年是取得高成交的保障。

齐白石作品多少年都是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过去两年更不断创出成交天价。此次嘉德虽有多幅齐白石作品上拍,但拍卖场面异常冷清,其工笔画《贝叶工虫》叫价不到3分钟就以600万元匆匆落槌。遥想去年嘉德春拍,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曾创出4.255亿元的天价,其缩水幅度让人唏嘘。

6月3日,李可染作品“双雄”《万山红遍》和《井冈山》现身保利春拍“近现代书画夜场”。《万山红遍》以1.8亿起拍,几经角逐,终以2.9325亿元成交,但李可染的另一幅重量级作品《井冈山》却遭流拍了。

对于这些大家作品的流拍和遇冷,业界专家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估价太高,另外市场也出现滞涨现象,千万元级别大买家出手减少,不少高价位拍品上涨乏力。

永乐总经理董军在采访中也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艺术品拍卖竞价的气氛不够浓烈,所以市场会出现保守的心态。而这也是一些国际大拍卖行把精力放在私人洽购上的原因。”

期待“生货”

收藏进入拼知识阶段

在趋向务实的市场大环境下,2012年春拍无论是市场还是藏家,都在期待新面孔新血液的加盟。一方面买家处于新老交替阶段,他们开始发掘一些未被市场关注的题材和作品;拍卖公司方面为适应市场,也积极尝试改变思路调整策略,新方向、新口味正悄然打破以往常规。

今年春拍,嘉德首次推出了水墨人物画和新水墨专场,成交额分别超过6500万元和1380万元,成交率超过80%和90%。而这些近现代书画作品,85%以上都是拍卖市场上的生面孔。

北京永乐除力推赵无极创作于1968年时期巨作《18.3.68》外,老油画《百年遗珍——中国20世纪油画亚洲重要私人收藏》也首度以专题系列登场,而别具风格的清乾隆帝、清早期沈存周制作等茶具精品的专场呈献也令人瞩目。

业界专家表示,处于调整期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无论是拍卖行还是买家,期望的不是天价的出现,而是令人眼睛一亮的“生货”。“古书画市场需要新鲜的资源,需要质量上乘、着录清晰,而不是被反复上拍,过于频繁出现的作品。而一些已完成高价位转手的交易作品,则需要一定的沉淀期。”其中的原因,在于投资者素质的逐渐提高,收藏已进入拼知识、拼眼力、拼胆量、拼审美的阶段。

促使拍卖公司调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在于,今年春拍各拍卖公司在征集上都面临了不小的压力。据了解,由于市场趋冷,一些藏家不愿意把好的艺术品拿出来,而赝品、仿品泛滥也让春拍难征集到精品。

高逸龙抱怨,说服藏家将他们的宝贝们送拍变得越来越困难,这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成交额下滑的原因。“近几年,如果藏品未能达到藏家期望的成交价格,他们宁愿继续将艺术品紧攥手中,同时观望市场走势。”

拍行的信心与挑战

今年春拍市场虽然调整,但仍有不少艺术品过关斩将,成为高价成交的拍卖明星。相关专家认为,目前卖家对市场仍有信心,关键是看能否征集到好的拍品。

香港苏富比拍出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全球私人收藏仅六七件;包括香港苏富比、香港佳士得、北京永乐等拍卖公司,今年都推出了赵无极的精品力作;而以2.162亿成交的“过云楼藏书”,无疑是今年春拍的亮点,刷新了古籍善本的历史成交价。

在香港佳士得,不仅亚洲二十世纪和当代艺术夜拍取得了91%的高成交率(按价值计为96%),一颗拍卖史上圆形浓彩粉红钻“Martian Pink”成交价更高达1700万美元。而中国大陆买家在眼力上的大幅提升,东南亚藏家的表现活跃,也让春拍期间莅临香港的佳士得CEO Steven Murphy感慨,“用不了多久,亚洲市场将占据拍卖行业务的三分之一。”

整个春拍季,众多拍卖公司都向表达了信心和乐观:“今年的总体情况是不如去年,但比去年秋拍后的预计好得太多了。”

董军认为,调整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所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所以现在发生的一切,对于比较诚实的、忠实于这个市场的人士,无论是业内同行还是藏家,都是比较正面和乐观看待的。”

大数据
内燃机
新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