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农家生活

2019-06-25 03:26:43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腊月初六,外面天还没亮,牡丹就被张婆婆和几个丫头从被窝里头挖出来,给她沐浴净发。﹤杂⊙志⊙虫﹤昨日秀娘几个都关了店铺赶了回来,郭氏也带着两个儿子来了,晚上非拉着她说话,绕了好久才说到正题上,还是一句话带过,“洞房的时候你就躺着便是,一切听老五的。初时有些疼痛你切记要忍耐,过后便好了。”说罢自己还红了脸,牡丹心里笑的不行,她没吃过猪肉可是见过猪跑的,真想反过来给自己的已婚闺蜜好好进行一番教育。想到自己只是个未嫁的姑娘,才堪堪忍住了。两个人闹到半夜才睡,眼下还有些困意,直到张婆婆给她开面,脸上细碎的疼痛传来,她才彻底醒了困,用自制的化妆品给自己上了妆,众人均是眼前一亮,因是新娘妆,她也不顾忌,净把自己朝美了画,灯光下的美人儿肤白如雪,柳眉细长入鬓,秀挺的鼻子和红润的樱桃小口衬得小脸光彩照人。为了使何五郎惊艳,她特意将看起来单纯的眼睛多描画了几笔,多了几分妩媚。“咱们家小姐可真漂亮。”秀娘以前在大户人家伺候过,自己小姐这份美当真是许多官家千金都比不上的。众人也回了神,纷纷夸奖。牡丹会心一笑,她很满意自己这幅长相,再加上化了妆,今日她就是美的新娘子。张婆婆给她梳头,嘴上说着吉祥话,“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气氛更加活跃喜庆,连她自己不禁也被感染,幻想起以后的美好生活来。吉时一到,就听大门那边传来敲门声,“新郎官到咯!请新娘上轿!”牡丹换好嫁衣盖上鸳鸯戏水的红盖头,等着何五郎来接她。几个丫头拦着门,讨了不少红封才将人放进来,秀娘和月白留在牡丹身边伺候,见几个丫头胡闹也没呵斥,大喜的日子还是热闹些好。何五郎身穿喜服,骑着高头大马从何家村绕了一圈,一进屋见到那抹红色的身影,心里止不住的激动,他盼这天盼了许久,握着牡丹的手都有些出汗,牡丹心里也紧张,轻轻的回握住他。直到坐进了喜轿,牡丹还回想刚才牵着自己的那双有力的大手,今后,她便是他的妻了...到了何家,牡丹一直听着司仪的指挥拜完堂,自己蒙着盖头只能看到脚下的地方,弄得有些晕头转向,直到进了洞房坐在床上才歇了口气,闹洞房的又来了,几个侄子嘴上吃着手里拿着还止不住,跳着说,“看新娘子咯看新娘子咯,小叔娶姑姑咯。”大些的立马纠正道,“该叫小婶子了。”众人哄笑起来,几个关系好些的纷纷调侃何五郎,“五郎这是高兴傻啦?还不快些掀盖头,好让咱们瞧瞧新娘子。”“就是,让咱们都看看,何大娘平时当宝贝一样护着,只听说长得漂亮还没见过哩。”“不用看也知道漂亮啦,要不把老五高兴成这样。”“哈哈哈...”牡丹听着大家的笑闹感觉都快羞死了,乡下成亲都兴闹洞房看新娘的,何五郎也没多犹豫,一把掀开了牡丹的红盖头,娇艳的小脸映入眼里,牡丹瞄了他一眼就害羞的低下头,何五郎只觉得这一眼就足以让他全身起了火,恨不得将人都推出去好好抱一抱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轻轻在她耳边说道,“待会让大嫂给你送吃的来,我很快回来陪你。”牡丹点点头,看热闹的几乎都看呆了,也终于明白为啥何家人都对这姑娘这么好了,那长得,就跟仙女儿下凡似的,听说还在城里开了铺子。瞬间大家也都不觉得今日的阵仗太铺张了,本来农家人成亲的也就用牛车接亲,八抬大轿那可是城里人家才请得起的,眼下见了这新娘子的美貌,才觉得是应当的。何大娘乐乐呵呵的招待着客人,她可不管别人咋想,自己的儿媳妇自己疼,也是老五有本事,他们做爹娘的只管高兴就是了。外面热热闹闹的开了席,牡丹枯坐着无聊,还好几个丫头都跟过来了,手上兜着不少喜饼糖果之类的,牡丹不拘着她们,让她们在房里拾掇拾掇,自顾吃些东西去。新房是何五郎的房间,眼下贴了许多喜字,桌子上摆满了花生桂圆之类的干果,连床上也撒了不少,地上摆着她的一些嫁妆,两家离得这样近有些大件她就直接放在家里,反正日后也是要搬回去住的。不多会郭氏端着碗粥并几个小菜来了,她从早上就没吃东西,还真有点饿了。月白伺候她吃了过后,又无聊的坐着等。天色渐渐暗了,何五郎才进房来,他已喝了酒,身上微微带些酒气,见到牡丹露出傻笑,“娘子...”喜婆见他就要扑上去,忙拦了下来,“新郎官可别醉,还得喝了这杯合卺酒。”说着倒了两杯酒,何五郎与牡丹各执一杯,手挽手的喝下去。何五郎自打见了牡丹,眼里再没有别人了,喜婆见惯了男人这个样子,捂着嘴偷笑,将新房里的人都带了出去,只留月白一人伺候牡丹洗漱。终于牡丹收拾妥当,月白往火盆里加了些新碳,也笑着出去了。新房内只剩两人,何五郎再也不用顾及,将牡丹抱进怀里,带着酒香的唇封住她的…牡丹被他吻的软了身子,但还是保持了一丝清醒,抓住他在身上点火的大手,使了劲推开一点距离,何五郎十分不满,身下的人儿眉眼含春,衣衫凌乱,嫩白的柔软在艳红色的肚兜下若隐若现,刚要触及的手却被用力推开,急的他额前都沁出了细密的汗水,“怎么了宝贝?我好想你...”说着又火急火燎的吻她,牡丹哼唧一声,“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何五郎却不再理会她,有力的身子再一次覆了上去,灼热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唇上,锁骨,慢慢向下...牡丹也招架不住了,很快变得媚眼如丝,娇喘连连,算账的事已经抛在脑后...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恋不休。夜里牡丹只觉得身边的汤婆子又大又热,跟个火炉一般,将她的被窝暖的都有点发热,刚想把脚伸出去散散热,身上的酸痛让她想起来昨日他们已经成亲了。身边的火炉子正是她的夫君何景岳,牡丹听见外面隐约穿来鸡叫声,睁眼瞧着桌子上的龙凤喜烛已经快要燃尽了,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她竟然睡不着了,盯着旁边的何五郎就开始摆弄起来。摸摸他的睫毛,捏捏他的鼻子,发现她的男人长得还挺好看,不由得笑出了声,何五郎也被她闹醒了,借着烛光看见她粉嫩的脸上红彤彤的,胸前还有他昨日留下来的印记,眼神一暗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惹的牡丹惊呼一声,“你干嘛呀,吓我一跳。”“娘子怎么醒的这样早,天还没亮,不如为夫再疼爱你一回罢。”细碎的吻就落了下来,牡丹这会子清醒许多,坚决不让他得逞,“不行不行,你先别动,我有事跟你说。”何五郎翻身下来,将她抱在怀里,“好,你说。”牡丹把头埋在他胸前,“你知不知道,听天青说你去打了猛兽,我心里多害怕。银子和首饰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就想让你和家里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景岳,我已经失去了家人,现在我感觉自己特别幸福特别满足,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你以后,再也不要做危险的事情了好不好。”柔软的话语让何五郎内心一震,他只想把好的珍贵的东西都送给她,却忽略了她真正的想法,他怎么就忘记了,他的牡丹想要的不是荣华富贵。“好。”他的眼睛有些酸涩,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牡丹一喜,“牡丹知道夫君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他日若是食言了我定然不饶你。”“好好好,都听你的。以后凡事我都与你打个商量。”“嗯嗯。”自己还真没看走眼,遇到事情愿意同她商量,说明他心里把自己看得很重。那么自己也不会辜负他,牡丹心里高兴,主动送上香吻,夫妻两个闹了一番,天也亮了。月白知道自己家小姐贪睡,但今个是新婚天,理当为老爷子老夫人敬茶的。卯时刚过,牡丹便听见月白敲门,“小姐,您起了吗?”房间里暖融融的,牡丹身上出了汗,黏腻的紧,便让她去打热水,自己准备起床了,倒是何五郎磨磨唧唧的,“天儿还早,爹娘他们也不一定起来呢。”牡丹不理会他,在屏风后面净了身,又让月白给她梳了个妇人髻,换上一件鲜亮的新衣服,整个人显得异常水嫩。虽然何家二老真心疼爱她,但是嫁进来天,她不愿意失了礼数。到厨房淘米添了水把粥煮上,听见主屋有了动静,便和月白一起端了热水去伺候,何大娘见她起得这样早还亲自端热水过来,高兴的直抹泪,“娘就知道你是个好的,过了今儿可不兴再讲究这些,娘还不知道你,每日里不都睡得日上三竿。昨天肯定累坏了,也不多睡会。”牡丹听了直接想歪了,是挺辛苦的,她的小腰还酸着呢。脸一红道,“牡丹伺候娘亲洗漱。”何大娘乐呵呵的接受了。新婚的两人给二老敬完茶,又正式认了几个哥哥嫂子,牡丹得了几个红封,然后将自己准备的见面礼送给几个侄子,一个个小嘴甜的很,“谢谢小婶婶,小婶婶看。”一家人一起用了早饭,一时间其乐融融,好不温馨。

阜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宁波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信阳牛皮癣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