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之歌 第十七章 再逢战乱

2020-05-22 03:15:31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辰之歌 第十七章 再逢战乱

接下来的时日里,我都没有出门,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知道真相的自己想要一人静静。好在裘琴英还算董事,看出了我的异样,也不敢做什么打扰的事情。唯有吃饭的时候,她想我夹了一筷子的菜。我知道,她是学我对子夜的。

我什么也没説,因为我不想再弄出什么误会,所以就没有向裘琴英那里回夹,只是出于礼节的对她道谢。仅是这样,就让裘琴英不好意思接受,微微diǎn头示意。

与裘琴英待得时间越久,越让我发现了之前对她的误解。她并不是什么大xiǎo姐之类的深闺中人,她还是了解很多的。即使她并没有与我多接触,但平时我看的文案或是书籍中的难解之处,她都可以帮我作答一番。看来,饱览诗书的女人不止子夜一个。

临行那日,我告别了裘琴英,吩咐了老洪府中的事情,就出了门。临行前,裘琴英説了一番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但战争出事也是难免的,为了不伤她的心,我也就没説出口。因为怕裘琴英一直惦记着我,我只好没怎么与她交谈,希望她可以用这一月以上的时间淡忘对我的干亲。

件事不是去空楼,而是去子夜家,我知道,此时的子夜一定在家。

循着记忆,我到了子夜的家门前,眼见到就是茗雪。茗雪的样子一diǎn都没有变,当然,对待我的态度也没有变。

“我们将军正在沐浴,延将军请回吧。”

我向前一步走,问:“那我可以到里面等着吗?”

“延将军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没有。”

茗雪微微欠下身,説:“抱歉,您知道规矩的。”

我并没有示弱,也没有表现出丝毫要离开的样子。茗雪不会赶我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

“无妨,让他进来吧。”我听见了子夜的声音。

因为有了子夜的话,茗雪也説不出什么,只好向一边退去,脸上虽没有什么表情,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她无奈的神色。我脸上瞬间就露出了轻松愉悦的神情,不是因为茗雪的退后,而是因为马上就可以见到子夜了。因为之前有裘琴英的缘故,我在府上都是谨慎xiǎo心的,只有在子夜面前才可以放肆一些。

“你来了。”

子夜只是轻声説着,对于我的贸然,语气里没有一丝埋怨的意思。

她正用淡蓝色的棉布擦着头发,因为刚刚是热水的缘故,又因子夜的房子一直是阴凉的,所以她的头发接近空气的地方可以看出一diǎn热气,但随即就会消去。这种朦胧若离的感觉,就像是子夜对我的感觉,永远不确定也抓不住。

子夜身上穿着浅紫的浴衣,上面绣有一片xiǎo朵的説不出名字的红色xiǎo花。这是子夜次没有穿有黑色的衣服。虽然是刚出浴,但子夜的身体却没有多少露在我眼中,她被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但即使是这样,这个样子的子夜还是让人觉得心头一热。

“很怪吗?”见我一直盯着,子夜满是不好意思的样子打量着自己。

我回过神,説:“没有,很好看。难得见你没有穿黑色,这个样子还是很好看的,以后就这样。还有啊,有这个红色的花更好,我就説着红色与你配了,正好你的皮肤白。”

子夜羞涩的低下头,一会又坏笑着问:“你很了解女人穿衣?”

“没有,我从xiǎo与姐姐长大,自然知道些。”説到这里,我突然黯然了,我想起了以前的时光。

“是想起了以前吗?”

“是的。”

我沉思了许久,觉得此事对子夜是不该隐瞒的,説:“我用灵探,知道了很重要的事情。”

没想到子夜的神色很是紧张,她脸上的神情全都退去,只剩下慌张的样子。她问:“你看了什么?”

“关于我与域领的事情。没想到我竟然误会他了。他根本就没有与阙魔族勾结,更没有利用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而我却凭借着自己的想法,去与他dǐng嘴。可是,域领什么都不可以説,所以才会让我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严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也为了我而丧命。可是我却如此,真是不应该。”

我感觉到自己的头被人抚摸着,我知道那是子夜的手。她的手从来都不是温暖的,虽然感觉冰冷,但我还是体会到了子夜的深情,她是想帮助我解脱在我自己的内疚之中。

“事情已经如此,再难过也没用了,时间与行动是的报答方式。这一行,一切都改结束了。”

子夜低沉的语气,让我想起了她之前的境遇,她是理解的,只是她把这都藏在了心中。她説的对,时间与行动才是的报答方式。

“那么我们出发吧。”我站直,对子夜説。

子夜看着我,微微一笑。她转身到屋内去换衣服,出来时已是黑色的绢布甲,头发因为未干而微卷。我拿起梳子,替她梳开发结,抚平了翘发,用那一张棉布手巾揩干子夜的头发。子夜没有拦着我,凭着我帮她整理。我又按照这子夜的指示帮助,替她简单梳理了头发。

面对这镜子中的自己,子夜反复看着,不时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从后面,冷不防地抓住子夜的那只手。

出于应激,子夜把手往回抽,但没有抽出,她的手一直被我紧紧攥住,直到子夜不再做什么动作。我的手逐渐触摸到了子夜的黑色条带时,我们竟然同时收了手。我是因为感觉到了子夜的不安,子夜是为了什么,我就难以知晓了。

“走吧。”子夜站了起来。

“可是你的头发还没有干透。”

“无所谓了,吹一吹风也许会好一些。”

我站起来与子夜一起向门外走去。因为对于子夜来讲,外出是常事,所以她也没有对茗雪吩咐些什么。茗雪只是送我们出去,其余的什么也没做,嘱咐的话也没説。

“破灵界一直这么不太平?”因为刚回来又离开,这让我很不适应。

“你不了解?”

“关允域与世隔绝,外界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我们走在街道上,不时有人向我们行礼,以至于子夜难以马上回答我的提问。到了人少的地方,子夜才説出。

“以前倒不是,之前我一直都是待在空楼或是禁域训练士兵与提高自己的能力,所谓的战争也都是很xiǎo的,不足以谈论。而动乱这种事我也只有遇见过一次。不过,你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两三天就可以收到不寻常的情报,你也是了解的,这是第二次大战役了。”

“我的错?”我只觉得子夜把我比作了灾星。

“那倒不是,是巧合。也正是因为不寻常了,我才会有把你接来的命令。也许是天意。”

我若有所思的diǎndiǎn头,配合着子夜。但是子夜还是看出了我无法接受她的回答,白了我一眼,但我没觉得什么,根据刚才我与子夜的握手,我对子夜的任何反应都察觉不出她的厌恶,是意思都没有。想必子夜也是如此。

“两位好悠闲。”

不是从声音,但是从语气就知道,这接近的人正是君游骁。我回过头,见来者正是他,便摆出无奈的神情。

“怎么,不欢迎?”説着,他就插在了我与子夜的中间。

“没怎么,辰迟也许是因为我们正聊着被你打断了,所以才会这样不开心。”

君游骁来了兴致,问:“什么话题?”

“没什么稀奇的话题,是关于这次出发的。”

君游骁的神色突然又变得严肃,他不再説话,低下头来思考着什么。想了许久,才説:“恐怕之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此话怎讲?”我问。

“这近,不仅是修泽界,阙魔族也一直都有动静,而且也都是冲着我们岚芸来的。恐怕这件事不只是传説,应该是真是存在的。这件事我想你们都知道的,所以就説出了,你们想着也对吧?”

我diǎn了diǎn头,子夜也是沉默不语。一般这种时候,子夜就是默认了。

“所以啊,我们破灵界是存在一块岚芸的,之前有探子来报,説阙魔族是察觉到了关允域有岚芸的气息才会破坏了整个关允域。这一次的净山更是众矢之的,因为它这个地方的来源特殊,所以存在岚芸是几率很大的。”

听了君游骁的话,我也细细思考着,心想这样也不假,刚开始在关允域,阙魔族的人口中都是岚芸。刹海把我按在树上的那一刻,是因为他察觉到了岚芸的存在。那时是因为我不知岚芸就是自己的项链,所以逃过一劫。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冲着岚芸来的。

想着,我摸着隔着衣服的岚芸,却不想子夜发现了我的xiǎo动作。

我们一行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谁都不再説什么话,这种氛围对于我们凑在一起的三人来讲,实在是太怪。但这种沉默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们马上就到了禁域。等待我们的是已经准备好的军队。

回到各自房间,我们三人只是换了战袍就急忙赶回来,在汇合了之后,就率领军队离开了。

“全军前行。”

临走时,我见前来送行的界主嘴巴张张,想要説出的话还是没有説出。我知道他想要説什么,只是嘱咐的话。虽没有听到,但对于我,他张一张嘴,这就足够了。

我们必须赶快感到,因为此时的我们都已经感受到,即将迎接我们的是一场关乎生死的战役。它的惨烈是难以言语的,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要前行。为了身后的无辜百姓,为了等在家中的裘琴英,为了还没説出话的界主,终是为了一直对我寄予厚望的域领。我们,一定要前行,哪怕战死沙场,也不能让敌方前进一步。

杭州丽都医院专家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调理
秋季出行必备物品
深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保山白癜病医院
成都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遂宁好的白癜风医院
株洲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