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剑圣第九十七章蜜爱东方冰凌相约

2020-01-29 10:53:43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九阳剑圣 第九十七章:蜜爱!东方冰凌相约

顿时,一团火热娇腻的美肉入口,柔软如云,光滑如玉,却是没有半根私毛。两朵花瓣,柔软娇嫩,仿佛入口即化一般。

“啊……啊……”阳顶天刚刚含住,轻轻一嘬,焰焰身便猛地激颤,发出一阵娇啼,整个娇躯如同被电打过一般,没有一点力气,再也站立不住,直接瘫倒下来,朝阳顶天的脸上压去。

顿时,阳顶天满脸部被焰焰光滑柔软的下腹压住,伸出双手抱着她的丰圆美臀,不让她跌倒下去。一边嘴里用力地吮吸厮磨。

“阳顶天,你停,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焰焰声音已经颤抖得听不出原声了,整个身体颤抖得加厉害,她那丰富的理论知识再也派不上用场,也掌握不了洞房的节奏了。

阳顶天刚刚要松开嘴,顿时一团火热的媚液猛地涌进嘴里。

焰焰的体质,比阳顶天想象中要敏感得多。

足足半分钟后,焰焰的娇躯才停止了颤抖,也才说得出话来。

渐渐地从阳顶天的脸上滑下,娇嫩的美臀坐在他的腿上,顿时感觉到一处火热巨大猛地定在她臀间,焰焰仿佛被烫了一下娇躯猛地起,然后又缓缓坐下,轻轻将脸依靠在阳顶天的怀里,绝美的脸蛋仿佛喝醉酒一般,尽是玫瑰色的红,两只大眼睛娇媚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夫君,抱我去床上,接下来你来做,我,我没有力气了。”焰焰气喘吁吁道。

“嗯。”阳顶天将焰焰的娇躯抱起,顿时一具活色生香,雪玉玲珑的**完展露在他的面前。

焰焰其实不轻。大概有一百斤左右,但此时抱在阳顶天手中,就仿佛羽毛一样柔软轻盈。

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然后用毛巾轻轻擦拭她身的每一寸肌肤,她真的像是一个瓷娃娃一般,身每一处肌肤都光滑雪白。吹可破,几乎没有一丝瑕疵。

然后,将这具凝脂般的娇躯抱在怀中,轻轻地抚摸。

“阳顶天,小时候我就想,男女光屁股在床上真的好奇怪啊。”焰焰轻轻环抱着阳顶天的腰际,娇声说道,此时她美眸已经渐渐恢复了清醒,情y已经渐渐淡去了。

“那现在呢?”阳顶天问道。

“现在。奇怪……”焰焰道。

“好啦,都半夜了,我们赶紧做正事……”焰焰娇声道:“你想要什么姿势呀,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什么都懂的。”

阳顶天呼吸又是一阵急促,他很想说老汉推车你懂不懂。但是他没有说,而是轻轻地翻身压在焰焰的娇躯上,顿时就仿佛压在一堆云团上一般。又软又滑。

“哥哥,我准备好了。你进来……”焰焰颤抖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玉齿甚至都在打颤,然后她张开美腿,盘在阳顶天的腰间。

阳顶天俯下身,亲吻着她的娇嫩红唇。

“焰焰。你真的准备好了吗?”。阳顶天问道。

“当然啊,亲小妹妹比进入身体实际上亲密不要脸呀,我们连那个都做了,何况这个呢。”焰焰道。

“可是,我感觉到你的身体有僵硬哦。你好像很害怕……”阳顶天道。

“只是紧张而已,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焰焰道。

阳顶天又道:“焰焰,我进去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啊?”阳顶天问道。

“五年前,你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阳顶天道:“我问过宁宁姐,她说要你亲口告诉我。”

西门宁宁还说过,焰焰什么时候把心给了他,就会把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因为,这是他内心深的伤痛。

阳顶天刚刚问完,焰焰娇躯顿时猛地一颤,整个娇躯都变得僵硬!

然后,身体的温度瞬间下降。从火热滚烫,变得冰凉。

“我不是刻意想要知道什么,而是因为这是你的心魔,折磨你的心魔,什么时候你可以坦然说出来,什么时候你就真正放下了。”阳顶天道。

女人只有找到真正心爱之人,才会将内心深的伤痛和他分享。

焰焰绝美的脸蛋猛地变得煞白,脸上露出比的痛苦之色,睁大美眸望着阳顶天,小嘴微微一张,仿佛要说什么。

但是紧接着,又闭上小嘴,然后陷入痛苦的挣扎。

足足几分钟后,焰焰忽然抱着阳顶天的腰,大哭道:“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阳顶天轻轻叹息一声,道:“没关系,是我太急了。”

不止阳顶天太急,焰焰也太急。

阳顶天是心急,焰焰则是身急,在她看来把身体交给阳顶天仿佛是一个仪式,只要把身体交给他,就好像能够彻底告别某种过去,就好像彻底奠定了某种关系一般。

阳顶天深深吸一口气,自己才做到了什么?仅仅只是在和焰焰的一次争执赢了而已,只是一个坚持得到了回报。再说得直接一些,只是成功地突破了九星玄武者,有了角逐城主之位的资格而已。

自己对焰焰,仿佛还没有做出过什么奉献,就要她对自己绽放内心,或许真的是太急了。

她还是不能说出那段撕心裂肺的往事,或许阳顶天还没有完占据她的心灵。

“不要紧,不要紧……”阳顶天抱着焰焰,然后亲吻着她的秀发,道:“我们都还有时间,我们慢慢来……”

这一夜,两个人相拥而眠。

次日早晨起来的时候,阳顶天依旧在焰焰的眼角发现了泪痕。

*******

接下来几日,阳顶天依旧住在焰焰的小楼之中,但两个人已经分房而睡,不是两个人的关系变稀疏,而是避该不该发生关系的尴尬。

焰焰有些时候也去陪西门夫人睡,但是所有的时候。她都如同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把阳顶天照顾得很好,不管是穿衣梳头,还是沏茶做饭,完不像是一个千金大小姐的模样。甚至仿佛是因为愧疚,她对阳顶天加温柔。加微不至。

只不过两个人话好像因为某种关系而变得不多,因为一时之间,仿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个人彼此视为亲人,但是距离内心深处的亲密爱侣,仿佛又有一段距离。

宁宁发现了两个人关系的奇怪,不由得问了起来,阳顶天便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宁宁姐直接娇嗔柔声道:“你这个傻子,可以爱过之后再问呀。”

借着,宁宁姐以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女人下面张开了。嘴巴也张开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真是笨死了。要不是那天中午在客栈我们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你以为我会对你那么好,那么亲近?”

顿时,阳顶天不由得面红耳赤。

“傻瓜,这么好的一个契机被错过了,只能等待下一次契机了。”宁宁指着阳顶天道:“有下一次契机的话。你们必须把那事给做了,知道吗?”。

阳顶天不由得一愕。道:“虽然我也很想,但是那件事情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宁宁姐难得白了阳顶天一眼道:“你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

……

不过接下来的几日内,阳顶天也一直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契机。而且,阳顶天还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练武。

虽然已经成功突破了九星玄武者。但是远远远远不够。别说差西门炎,西门惧很远,就连秦少白也远远不是对手。

秦少白才十七岁不到,明面上就已经是九星玄武士了。而且他为了做云霄城主服用离玄丹洗去了之前的武技改学混沌灭天剑,修为足足退了一阶多。甚至宁宁说过。九星玄武士只不过是秦少白拿出来骗人的,他实际上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毕竟他可是整个西北屈指可数的少年天才。

经过了yin阳五行阵的突飞猛进后,阳顶天才真正感觉到正常修炼的缓慢。

尽管阳顶天已经努力到了,而且他的天赋也已经到了,他的武技也已经到了。

每天几个十几个小时的练武,两个小时的吞玄吐纳。

这样十天下来之后,阳顶天的玄气仅仅只突破了五分之一级的感觉。这样下来,突破一级足足需要近两个月。

当然,阳顶天这个修炼速度已经让数人妒忌y狂了,因为足足是他们的两三倍了。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只要十余年,又一个强大的武尊级强者诞生了。

十几年就突破武尊级强者,这完是惊骇世人的速度。阳顶天的师傅东方涅灭都做不到,西门涯也做不到。

目前整个天下,仅仅只有一个人做到了,那就是东方冰凌。

但是这对于阳顶天来说,远远不够,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明天的城主大决武时,他多刚突破玄武师,也就是和现在的秦少白一个级,那到时候完不用比,直接认输算了。

于是,焰焰再次提出,要用yin阳噬玄**,尽管此时只能帮阳顶天突破一两级多了。

阳顶天当然拒绝了,只不过借着这个小小的契机,在焰焰的屁股上打了一计,两个人本来稍稍有些尴尬带着冷清的关系,竟然因为这小小的一记打屁股化解了,又渐渐地恢复了亲昵。

只不过,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亲昵的关系,没有再冒进。

……

阳顶天依旧天天努力地练武,修炼速度依旧和以前一样,他的内心渐渐有些焦急起来。

“孩子,你不要急。”东方涅灭道:“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你还有一个月就可以突破玄武士了。然后,就可以修炼杀猪剑法第二阶。”

没错,杀猪剑法和其他武技秘籍不一样。其他秘籍,每一阶都有的秘籍学习。而杀猪剑法确实每隔两阶才有的秘籍。也就是说,阳顶天需要突破玄武士之后,才可以学习第二阶的杀猪剑法。

“杀猪剑法如此玄妙,和其他的秘籍都不一样。学习其他的第二阶秘籍。玄气多突破半星不到。但是我相信杀猪剑法的第二阶会有惊喜。”东方涅灭道。

想起了杀猪剑法,阳顶天不由得心头一热。

阶就已经如此强大,何况第二阶。而且,阳顶天也非常期待第二阶杀猪剑法带来的突破。

重要的是,又可以见到虚飘炎前辈了,第二阶秘籍里面的他。不知道是否已经找到了传说中的娜迦族。

“学习了杀猪剑法第二阶后,你便离开云霄城,到外面修炼,那样进度会比现在很多。”东方涅灭道:“你一边修炼,一边等待火云魔洞那朵地火的绽放,准备锻造剑魂雏剑,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这几个月你在外游历期间,一不但要一边修炼,一边还要找到宝贝。这样你才能进入火云魔洞锻造雏剑。”

“什么宝贝?”阳顶天问道。

“避火寒珠。”东方涅灭道:“这种宝珠是海底至寒能量凝结万年才形成的,摸上去并不是非常冰寒,但里面蕴含着比强大的冰寒能量。只有含着它,才可以进入火云魔洞,因为那里面有一只守护领主天火魔凰,这是一只千年妖兽。如果没有避火寒珠,宗师级强者都很难地狱它的致命火焰,根本进不了火云魔洞。”

“避火寒珠?师傅。得到这个东西很难吗?”。阳顶天问道。

“这东西虽然不算价值连城,但也几乎是价之物。不过去西南大陆的尽头,或许会有惊喜。”东方涅灭道:“所以,所以你突破了玄武士,学习了杀猪剑法第二阶后,就去西南大陆的尽头修炼,距离这里大概八千里。传说中的幽冥海,就在那个方向。”

此时,距离阳顶天突破玄武士大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呆在云霄城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了,顿时他心中又有一阵不舍。

不过。这些年,他都不能停下奋斗的脚步。

突破玄武士,学习杀猪剑法第二阶,出外修炼,得到避火寒珠,四个月后地火绽放,进入火云魔洞锻造雏剑。

这就是他接下来几个月要做的事情,希望这几个月内,自己能得到大的突破。

*******

晚上,阳顶天和焰焰小两口坐在桌子上吃饭。

想到马上就要离开,阳顶天内心一阵不舍,稍稍犹豫片刻,就要和焰焰说起这件事情。

但是焰焰的神情好像非常古怪,老是用古怪的眼神看阳顶天,让他好一阵不解。

“焰焰,你老拿这种眼光看我做什么,搞得我心里忐忑得不得了。”阳顶天道。

没错,此时焰焰的目光仿佛是一个抓jiān在床的妻子一样。

“夫君,你相好的来西北大陆了。”焰焰忽然道,语气也怪怪的。

“相好的?我哪有相好的啊,我只有你一个。”阳顶天道。

“是你前妻,东方冰凌来了。”焰焰道。

“啊……”阳顶天一惊,道:“东方冰凌她来云霄城了,来做什么?”

“她才不会来云霄城呢,她哪里瞧得上我们云霄城啊。”西门焰焰扁了扁小嘴道:“她只是经过西北大陆而已,不过她可是九天的仙女,仅仅只是经过,整个西北大陆的所有门派,部去朝圣了,就剩我们云霄城一家没去,西北秦家的主君都去海边亲迎了。”

到了此时,阳顶天对东方冰凌已经完没有任何天真的想法了。对她在这个世界的地位也有了清晰了认识,她的地位只有一个,那就是未来的天下人,天下可能突破武圣强者的绝世之才。

现在,阳顶天也大概了解东方冰凌的实力了。有多强?才二十岁不到的她,目前云霄城内,西门涯一去之后,没有一个人是她对手,杨岩大长老都不是。

说她是九天玄女,真是一点没错。

“她来就来呗,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阳顶天道,他没有说和我有什么关系,而是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可见他是不缺乏这种谈恋爱的聪明的。

“哼哼。你心中就难道没有一丝酸涩,人家可是九天仙女,万人景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丫头,你心里落差很大。”焰焰娇嗔道。

“切……”阳顶天直接啐了一口道:“和焰焰比起来,她算什么?长得有你美吗?两个人差不多。胸部有你大吗?没有。屁股有你圆翘吗?没有。有你可爱吗?什么都不如你,就武功比你好。她有什么可得意的。武功那么厉害有什么用,用来打老公吗?”。

这话顿时说得焰焰眉开眼笑。

接着,阳顶天用一句流氓话,将这段对话推向了高á。

“就单单你下面粉嫩毛,就已经秒杀她的。”阳顶天认真道。

“阳顶天,你这个大流氓。”焰焰一声娇嗔,直接扔下碗筷跑到阳顶天面前,在他胸口捶打了一计。

阳顶天趁机将她抓住,然后抱着她丰满的娇躯坐在自己腿上。柔声道:“我喂你吃饭,好不?”

“不要,你这个流氓。东方冰凌下面有没有毛你怎么知道,你难道偷看过?”焰焰扭着娇躯道。

“我没看过,我猜的。”阳顶天用勺子喂给焰焰,认真道:“像下面没毛这种亿万中一的天赋,只有焰焰有,东方冰凌怎么可能会有。”

“你这个臭流氓。你就是一个大流氓。”焰焰一口将阳顶天勺子里面的豆腐咬下,然后小嘴直接比阳顶天封住。

“我也饿了。你这一口给我吃。”阳顶天一边吻着她的小嘴一边道。

“阳顶天,你好恶心呀……”阳顶天一边挣扎,一边张开小嘴。

两人吃完亲昵的一顿饭后,焰焰面红耳赤地收拾碗筷,还要竖着耳朵,随时准备阳顶天过来偷袭占便宜。

阳顶天上前抱着他的小蛮腰。在她的耳边柔声道:“宝贝,我晚上睡你的床,好吗?”。

“可是我月事来了……”焰焰低声道:“上次给你,你装腔作势不要,活该……”

“我不是要做那事情。只是想抱着你睡。”阳顶天道。

“那我下面有血,熏死你……”焰焰轻轻一扭,挣脱了阳顶天的怀抱。

阳顶天感觉到空气中浓浓的亲密气息,不由得在内心道:“原来这也是男女间的突破契机,感谢东方冰凌!”

*****

当天晚上,阳顶天美美地抱着焰焰丰满滑嫩的娇躯睡了一夜,焰焰说有血腥味熏人,实际上她大白羊样的身体,却是香喷喷的。

起床,吃了早餐之后,阳顶天照例来到后山练武。

一路上,众多弟子纷纷恭敬问好,尽管此时阳顶天修为还不如他们。阳顶天一一点头回应。

在后山水边,阳顶天盘坐在地,进入的吞玄吐纳。

此时,距离突破玄武士还半级左右,大概还有二十几天,就可以突破玄武士,到时就是离开云霄城的时候了。

绵长的玄气一点一点进入阳顶天的体内,在玄脉中流转炼化变成了纯净的玄气,然后流入气海之内,一点点汇聚。

就在他闭目炼化玄气的时候,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来。

通常在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打断他吞玄吐纳的,阳顶天不由得猛地睁开双目。

来人竟是西门烈,他的手中还有一封信。

“少主,东方冰凌给你的信。”西门烈道。

“东方冰凌给我写信?”阳顶天顿时大愕,却是想不通东方冰凌为何会给她写信。

昨天听到焰焰说东方冰凌这几天来西北大陆了,阳顶天还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没想到今天就收到了东方冰凌的信。

阳顶天接过信,直接打开。

字写得非常好,充满了玄风秀骨,就好像东方冰凌的为人一般,冷漠而又高傲。

信的内容也非常简单:

阳师兄:

见信好!

此次我途径西北大陆,听到许多关于你的传闻,内心复杂不已。思来想去,想与杨师兄一叙,有重要之事相商。由于我的身份不便上云霄城,所以在云霄城东南五百里的柳絮山庄相候。

望速来!

师妹:东方冰凌。

这信中,东方冰凌竟然没有流露多少敌意。阳顶天不由得疑惑道:“这信是谁送来的,会不会是有人假冒东方冰凌写的信?”

“是东方冰凌的贴身剑侍送过来的。”西门烈道:“而且,东方冰凌的字迹应该没人模仿得了,所以确认是东方冰凌的信疑。”

东方冰凌写信相邀,到底要不要去?

……

很,西门夫人,西门烈,西门宁宁,焰焰,阳顶天五人坐在房间内,商量阳顶天到底要不要去柳絮山庄见东方冰凌。

“不要去,我觉得没什么好见的。”宁宁道。

“我很不喜欢这个女人,要见阳顶天,让她自己上云霄城。”西门夫人道。

西门烈直接道:“我遵从少主自己的意见。”

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焰焰的脸上,或许在这件事情上,焰焰有发言权。因为东方冰凌的身份特殊,而焰焰是阳顶天真正的妻子。

“去,去见,一定要去见。”焰焰直接道:“我倒要知道,这个装腔作势的女人就将想说什么。”

……

次日,阳顶天骑马出发,在西门烈的陪同下,前往东南五百里的柳絮山庄,见东方冰凌。未完待续……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罗月来
毕节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顺有治疗癫痫病的吗
河源白癜风医院
长沙治疗白癜风办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