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嫡妃 第310章 误会解除

2020-01-16 21:39:47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鬼医嫡妃 第310章 误会解除

一秒记住【34中文.】,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小牙带进鬼泣狱的人是夜归,有夜归在身边,小牙自然不会出发狂,而且,昭阳王府虽然都是我的人,可也有赤炎族的旧部,万一他们听了舅舅的指令对你动手,我也是猝不及防,所以,只能先让你在云兮殿待着。”

“真的?”暮云兮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疑惑,不过,心里堵着的一口气还没有散。

“我何时欺骗过你?”

说着话,修捷廷将她拉到软榻边上,抚着她坐下,继续说:“我从未对你有任何怀疑,我能明白你看到天心受苦之后的愤怒,你惩治锦月我也能立即,但是你一定不会杀人。”

“那你……”

暮云兮愣住,不解的看着修捷廷。

刚才堵在心里的邪火发泄之后,心里也痛快了,此刻听着修捷廷的话,更多了几分认真。

“我知道不是你,也知道对锦月下杀手的人,一定是我身边的人,如今种种证据都指向你跟小牙,这个时候,很有可能为了给你和小牙扣上一个畏罪自杀的帽子而对你们动手,龙千羽和夜归在你身边这么长时间是信任的人,鬼泣狱也不是随便能进去的地方,当时情况复杂,我只能如此。”

修捷廷解释得认真,说着话,看向暮云兮,眼神闪烁,依旧带着几分紧张。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清楚?你可知道我当时有多气!”暮云兮没好气的在他手上拍了一巴掌。

她现在倒是忘了当时是怎么冲昏了头脑,一下子失去理智的。

这一巴掌,倒是修捷廷心中一喜,伸手握住她的手,说道:“我是想跟你说的,可是那日你跟我赌气,也听不我说,那么晚了,我总不能不让你休息,谁知道,你的气性这么大,我刚把小牙给你送回来,你竟然离家出走了!”

话音落地,修捷廷的目光落在暮云兮脸上,那神情之中带着一丝嗔怪,可又舍不得跟她真的生气。

“我……我那不是太伤心了嘛!”

暮云兮有些不敢抬头看他,说着话,伸手揉搓着下面的垫子。

“我都把心掏给你了,你竟然还要跑,是我伤心才对!”

修捷廷说着话,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深深叹一口气:“你可还记得,当日你回应我的时候,我就说过,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所以,即便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离家出走也是没有用的!”

“知道了,以后任何事,我都会听你解释,不走了!”

暮云兮贴着他的胸膛,鼻子发酸,可是却没有眼泪了,脸上不由自主的挂上了笑。

原来只是一场误会!

修捷廷的手轻轻抚着她的小腹,如今真实的抱着魂牵梦绕的女人,即便是在裕华宫,心里也是踏实的。

“对了!”

暮云兮似乎想起什么,抬起头来,看向修捷廷:“是蚨姬,不对,是玄凰!也不对,应该是蚨姬算计了玄凰,才会有后面的事情,但是其中细节我还不清楚,蚨姬只是跟我承认了。”

“我知道!”

修捷廷再次将暮云兮拉入怀中,轻轻地拍着,一边开口说道:“我们出发去皇都之后,蚨姬用禁术诱惑玄凰,回来之后,见到玄凰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后,兀麟对她的恐惧,更是加深了我的怀疑,之后那我便派玄凰去了阎王殿,她能从里面出来,基本上已经能确定了。”

“你早就知道?那你……”暮云兮惊诧的看行修捷廷。

他既然早就知道玄凰不对劲,为什么不直接审问?以至于后面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修捷廷有些无奈的叹一口气,停顿片刻,道:“我知道玄凰偷练禁术,但是,昭阳王府不会有相关的卷轴和书籍,上次玄尘子回来也是确定过的,所以玄凰后面还有人,我不知道背后的人在盘算什么,暂时还不能打草惊蛇。”

“蛇是没惊,可她还是咬了人!”

暮云兮撇撇嘴,随后似乎想起什么,又说道:“我听蚨姬说玄凰吸灵,那之前消失的士兵是不是……”

“嗯!”

修捷廷应一声,表情更多了几分凝重,随后他说道:“我已经让龙千夜动手了,暂时先将她关在鬼泣狱,等玄尘子回来之后,再做定夺。”

暮云兮抬头看着他,他的神情有些低沉,眉头也跟着拧起。

说起来,玄凰跟夜归他们一样,都是从小跟在他身边,亲近也值得相信的人,虽然玄凰犯了大错,可是他也并没有想要玄凰的命吧?

暮云兮似乎能体会他的感受,她也不是想让玄凰死,这么多年,玄凰帮忙管理昭阳王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希望她还能有救。

误会化解了,心口上堵着的石头也就没了,两人在软塌上抱着,说着话,夜色渐渐深了。

修捷廷拦着暮云兮,宽大的手上抚在她的小腹上,偶尔,肚子里的小家伙也会给他回应,这种感觉很奇妙。

“这些天,你可有想我?”

修捷廷低头,出口的话带着温热的气息擦过她的耳边。

这暧昧的接触,让暮云兮身子一僵,莫名的悸动流过全身,她机械的点了点头:“虽然很气,可还是止不住想。”

修捷廷的长臂将她整个揽过来,一手托住她的头,唇瓣压了下来。

“这可是裕华宫!”

暮云兮脸上一阵臊红,说话之间双手撑住他的胸膛。

“裕华宫又如何,爷要整顿内院,谁都拦不住!”修捷廷低下头,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话语中带了些许笑意。

一句话,原本修捷廷是一本正经地说的,却让暮云兮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她痴痴地笑着,却没有发现修捷廷的目光却是越来越深邃。

感到修捷廷的变化,突然止住了笑,面上绯红抬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捉住了唇瓣,修捷廷大手覆在暮云兮的背后,唇齿交缠那是尝不完的甘甜,暮云兮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难舍难分的热吻,似乎在诉说这段时间的相思之苦,吻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修捷廷才放开她。

“萧三元说,三个月之后,胎儿稳定了,就可以……云兮……”

修捷廷的眼中燃烧着誉王。

暮云兮脸色一红,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倒是可以,不过得小心一点,不等动作……哎!修捷廷!”

不等她的话说完,修捷廷一下子将她抱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帷幔散落下来,挡住了满屋的春色,跳动的烛光也羞得不敢窥伺床榻的春色,慢慢熄掉了光辉,只有月亮无奈地衬映着无法躲闪的画面。

这边春光满屋,而此刻的裕华殿却是冷若冰霜。

黑鸦带人回去的时候,小牙已经被夜归和龙千羽带走了,院子里,是剩下几十个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士兵。

本来计划好的瓮中捉鳖,什么都没有捉到,反而还把小牙弄丢了,如今牵制暮云兮的筹码又少了一个,这怎么不让人恼火?

“万无一失!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本王问你,人呢!”

冥魂瞪眼,他下半身动不了,便伸手拿起手边任何能够到的东西往黑鸦身上扔。

黑鸦也不敢说话,就跪在地上任由什么杯子水壶枕头往身上砸,等冥魂手边没了东西,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殿下,属下认为,暮姑娘的房间,肯定有问题,只是……”

“只是你没有找出来!”

这时候,离舞从外面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的汤汁,看到满地狼藉,眼神凝滞瞬间,很快恢复平常神色。

“暮姑娘的房间,我进去查了一遍,黑鸦大人亲自带人又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查到,你现在还说有问题?既然不放心,直接给她换个院子不就是了?你们想拆了掘地三尺都成!”

说着话,她走到冥魂身边,伸手捏着汤匙在那碗黑乎乎的汤汁中搅了搅,递过去:“殿下,喝药了!”

冥魂撩起眼皮看她一眼,伸手接过来,咕咚咕咚两口直接喝了下去。

离舞在旁边看着,眼皮颤了颤,药汁的颜色几乎都是墨色,别说喝,就她这一路端着都感觉苦,他竟然直接灌进去了。

“你这……快吃一颗蜜饯!”

离舞赶紧转身从身后丫鬟端着的果盘中拿起一颗蜜饯,递到冥魂嘴边。

冥魂迟疑片刻,还是张口吃下了,随后目光在离舞身上打量一翻。

“你什么时候跟暮云兮这么熟了?之前你可说过,她若是来了,你一定能给她点颜色瞧瞧的。”

如今大红的绸子都在墙院上挂起来了,她非但没有吵闹,竟然还在帮暮云兮说话。

“我,女人原本都是善变的,更何况,这两日她帮了我的忙,我自然要帮着她说两句好话。”离舞说着话,将端来的茶水送到她跟前。

“你这是在感恩?就算本王昭告了裕华宫要娶她,你也无所谓?”冥魂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她都有了别人的孩子!你是堂堂冥昭国三皇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能有,为什么要娶这样一个女人?”

离舞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突然间就跳了起来,眼底泛红,那样子,似乎是要哭出来了。

上海中大医院
重庆华肤医院的电话
贵州癫痫医院有哪几家
深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枣庄治疗早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