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消费红包年内或密集发放二三线城市成重点

2019-09-22 09:27:11 来源: 牡丹江信息港

促消费红包年内或密集发放 二三线城市成重点

“商务部目前正在和有关部门沟通协商,采取进一步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日前表示。有消息称,商务部、工信部等多个部委正就若干领域密集摸底,促消费新政年内将密集出台,其中鼓励信用消费或是有力措施。

“下半年出台消费新政的可能性很大,这是基本战略。”中央党校校委委员、组织部部长、经济学教授赵长茂向南都表示,而我国在拉动内需方面仍有较大政策空间,且此轮扩内需的重点将是二三线城市及农村消费,有望切实拉动。

因当前财政乏力,受访人士认为实行消费补贴的可能性较小,信用消费或可快见效,但长期而言,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接受南都采访认为,当前经济低谷或持续年,其间促进消费应是政策重点,为此要加速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并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消费新政呼之欲出

据悉,商务部、工信部等多个部委正就消费相关的若干领域密集摸底,并就相关鼓励政策的思路进行可行性论证和效果评估。促消费新政年内有望密集出台。

“商务部目前正在和有关部门沟通协商,采取进一步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日前表示。具体措施包括:继续实施家电下乡等扩消费政策;会同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加大现有老旧汽车报废更新补贴办法,支持电子商务平台建设,推动出台流通领域税收减免等措施;按照产业结构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出台进一步扩大消费的新政策。

此外,工信部正在加紧研究制定消费品工业增加有效供给促进消费需求扩大的指导意见,此前的小排量汽车补贴、家电下乡补贴等措施均属于扩大有效供给范畴。

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表示,当前出台扩大消费政策很有必要。支持政策不应局限在现金补贴,可以考虑对贷款支付方式的消费给予贴息,还有税费政策方面的让利,比如部分进口商品直接给予额定退税。

“下半年出台消费新政的可能性很大,这是基本战略。”中央党校校委委员、组织部部长、经济学教授赵长茂接受南都采访分析,今年以来出口下降很快,尤其7月份出口增幅只有1%,当前必须把拉动经济的重心转到投资和消费上。目前投资已经有了,发改委正在加快审批项目。但投资扩大,若没有出口扩张和消费扩张来匹配的话,就会产能过剩。因此,促进消费是必须实施的战略。

扩内需重点:二三线城市及农村

业内预计,鼓励信用消费或成为今年有力度的一项政策“红包”。比如说,个人消费者以分期付款方式购买家电、家具和汽车等产品,满足一定金额条件即给予贴息补助。

“当前消费信心下滑,预期悲观,政府要促进信用消费来提升人们的信心。”广东省经济运行处处长赵旭平接受南都采访分析,促消费的根本在于企业盈利进而市民收入提高,但企业盈利提升来得缓慢些,且企业盈利的关键是产品要有销路。因此,市场低迷时政府要刺激消费,有些人虽然工资低一些,但可以鼓励提前消费,比如分期付款买家电甚至贴息等。至于促进消费所涉及的收入分配改革以及社会保障体系等,则是更长远的问题。

“我相信,在拉动内需方面,国家还是有较大政策空间的。”赵长茂向南都表示,可以进一步扩大内需的领域其实还有很多,包括:现代服务业、居民消费、旅游、农村家电、节能环保产业等。

以旅游为例,赵长茂分析,现在境外旅游比较火热,而国内旅游可以进一步开放。此外,品消费也可转换思路,他说:“品国内外差价太大,导致大量消费外流到境外,因此也应在这方面有一个制度性的改革调整。”

赵长茂认为,此轮扩内需重点应是二三线城市及农村消费。而从广货全国行的情况来看,国内尤其大中城市的消费需求下降,接下来广货内销的重点是二三线城市,以及农村的县级市场。

促消费应是5年内的政策重点

“当前财政乏力,实行消费补贴的可能性较小,从广东来说主要是提高产品质量去拼抢市场。”赵旭平说,广东作为制造大省,产品附加值提高的空间仍很大。

“目前这个阶段,还得年时间才能走出低谷,促消费应是这段时期的主要目标。”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接受南都采访认为,“内需还是有可能拉动起来的,经济衰退期目标就是要保障人民基本生活,不要大刀阔斧地上项目了。”

仲大军表示,现在传统产业产能已经过剩,除非新技术上马,不必再盲目扩大投资。当前投资的重点应是基础设施,以及缩小城乡差距。剩下的就应是促进消费,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且我国也具备这样的财力。

而要从根本上促进消费,“首先得让人有钱,现在有钱的人东西都买够了,消费动力少,低收入的人更需要钱,这就要靠政府给予社会资源,例如提高工资、失业金水平等等社会保障福利,这样资源才能真正转移到穷人手里。”仲大军说,“靠企业不行,企业现在都在减薪。”

当前消费不足的一大关键因素是企业盈利惨淡,这一方面是由于经济放缓,另一方面或也跟税费较重有关。从广东省来看,广东省中小企业局副局长何佐贤向南都透露,上半年全省规模以上中小微工业企业缴纳税金总额增长8.6%,但营业收入仅增5 .6%,利润负增长6.2%。

“企业纳税增速快于营收增速,这是长期以来的不正常不合理现象,应该改变了!”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向南都表示。

由此,仲大军认为促进消费的关键是政府作为,结构性减税仍待积极推进,政府必须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以及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并且这些改革措施应该加速推进。

:朱若婷

微信小程序怎么登录
有赞微商城登入
分销系统开发
本文标签: